热门搜索:网页游戏 火箭球赛 热门音乐 2011世界杯 亚运会 黄海军演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调查追踪 >> 内容

新公司法下,牧羊集团与“丰尚系”公司利益纠纷能迎来终解吗?

时间:2024/7/4 18:55:53 点击:

备受关注的新《公司法》于7月1日正式实施,新《公司法》相对旧法针对公司治理问题做了诸多调整,如在纵向法人人格否认的基础上增设了法人人格否认的横向条款,股东知情权规定股东可要求查阅到会计凭证,同时规定了知情权的穿越行使制度,新《公司法》在强化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和董监高责任等方面亮点纷呈。

横向人格否认制度在最高人民法院指导案例15号“徐工机械公司诉川交工贸公司等买卖合同纠纷案”中首次确立,该案法院判决支持三个公司人格混同(横向人格否认),未支持股东与公司之间的混同(纵向人格否认)。

可见,国家颁布新《公司法》,是进一步完善产权保护制度的重要举措。

但是,针对全国三大涉产权案的“江苏牧羊集团案”,看守所被胁迫卖掉股权的许荣华坚持维权16年,终于获得股权恢复登记,徐有辉、徐斌、许荣华及牧羊集团300多位创始股东历经艰难,重新“控制”牧羊集团(重新拿回公司公章、营业执照)后,发现公司在这16年维权期间早已被实际控制人范天铭的诸多关联操作洗劫一空,剩下的只有大量负债。

新《公司法》实施下,针对牧羊集团资产被转移、掏空的实际状况,法律应该如何救济?新法有何实际指导意义?值得探讨。

一、被掏空的牧羊集团

“江苏牧羊集团案”除了许荣华在看守所被胁迫低价转让股权案外,“公司原实际控制人及董、监、高损害公司利益”也是牧羊集团股权纠纷系列案的又一重大社会关注点。在国家提倡保护民企产权政策的方向指引下,牧羊集团这个老牌民族企业,如何通过法律救济手段恢复公司昔日的辉煌,可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牧羊集团曾是粮食饲料机械行业“领头羊”,是扬州市邗江区重点培养的上市公司种子选手,声名显赫。2002年,在创建“现代企业管理制度”的理念下,公司进行改制,改制后的牧羊集团发展势头迅猛,很快在饲料机械行业中凸显出竞争优势,位列亚洲第一、世界第二。2012年,公司新签合同超60亿元,销售收入超50亿元, 2013年,公司销售额近70亿元,同时制定了2015年达成200亿元的目标。

新公司法下,牧羊集团与“丰尚系”公司利益纠纷能迎来终解吗?

然而, 2008年,牧羊集团发生公权力介入民企纠纷,大股东许荣华在看守所被胁迫低价转让股权,该案在2017年底,被最高人民法院列入三起重大涉产权冤错案之一,被多家国内外权威媒体争相报道。在牧羊集团创业股东维权的十多年里,牧羊集团实际控制人范天铭通过“ 时间换空间”,一边用尽各种手段拖延案件审理、执行,另一边加速转移、掏空牧羊集团资产。

据了解,范天铭在多起牧羊系列案件中 “玩失踪”故意躲避法院送达,甚至在上海闵行案件中采取虚假诉讼的方式故意拖延许荣华股权的回归执行。

在此期间,从2009年起,范天铭先后推出牧羊集团全资设立的江苏牧羊控股公司、牧羊有限公司,牧羊有限公司全资设立的扬州牧羊智能科技有限公司,用于转移牧羊集团的核心饲料机械业务,通过变更销售主体的方式,将牧羊集团的核心饲料机械销售业务逐步转移下沉至平台公司——牧羊控股公司及牧羊智能公司去发展,同时通过一系列所谓的增资、减资、股权转让手段逐步稀释牧羊集团的股份,直至下属平台公司完全脱离牧羊集团。

为进一步彻底掏空牧羊集团,范天铭于2016年前后设立与牧羊集团没有任何股权关系的丰尚系公司、华丽系公司等,采用上述类似转移方式,将销售业务逐步从牧羊控股公司、牧羊智能公司等牧羊关联公司向江苏丰尚智能科技有限公司、江苏华丽智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等丰尚系、华丽系公司进一步转移。范天铭伙同原牧羊集团诸多高管,大肆转移牧羊集团有形、无形资产和公司核心业务。

牧羊资产、业务的转移

l 牧羊公司核心销售业务的转移

上述公司中,牧羊控股公司承载着牧羊集团的重大核心资产。2010年9月,牧羊集团投资注册新公司—— 江苏牧羊控股有限公司。牧羊集团以全资子公司牧羊控股的名义在邗江工业园南园征地500亩,投资13亿元启动牧羊科技园项目建设,打造世界级饲料机械研发试验和加工基地。2013年5月1日,牧羊新厂区正式投产,央视新闻联播报道:“我国最大的饲料机械生产基地在江苏扬州正式投产,基地在饲料机械生产中首次采用全自动喷涂和机器人焊接技术,并具备世界领先的饲料机械研发条件……”

新公司法下,牧羊集团与“丰尚系”公司利益纠纷能迎来终解吗?

2013年1月29日,牧羊控股公司由牧羊集团的子公司变为孙公司,转入牧羊有限实际控制,再经过一番股权转移和平价增资腾挪,牧羊集团同时失去对牧羊有限公司、牧羊控股公司的绝对控制权,2017年1月后,牧羊控股公司彻底脱离牧羊集团,由范天铭个人实控。于此同时,牧羊集团的大量有形和无形资产被从牧羊集团恶意转移或破坏。

牧羊集团大股东徐有辉曾表示,以上重大资产处置行为,均未提请股东会审议通过。根据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2021)苏民终259号判决,法院查明:“牧羊集团董事会于2010年起相继决定设立子公司牧羊控股、牧羊有限,又将牧羊控股转让给牧羊有限成为牧羊有限子公司,在上述行为完成后,对牧羊有限进行涉案增资后,又采取变更销售合同主体、收款账户、嫁接牧羊集团历史、荣誉等方式将牧羊集团业务转移至范天铭、刘春斌等担任法定代表人的牧羊有限公司、牧羊控股、牧羊智能公司。上述一系列行为最终导致牧羊集团丧失对牧羊有限、牧羊控股等核心资产的控制……”法院进一步认定:“结合李敏悦、范天铭、刘春斌、刘广道等在牧羊有限增资过程中违反对公司的忠实勤勉义务,以及在增资后进一步转移牧羊集团业务的行为,可以认定李敏悦、范天铭、刘春斌、刘广道等被告目的非法,通过恶意串通、损害牧羊集团利益……”

 

新公司法下,牧羊集团与“丰尚系”公司利益纠纷能迎来终解吗?

摘自(2021)苏民终259号民事判决书

2013年底,在范天铭的实际操纵下,牧羊有限公司注册“FAMSUN”商标,2014年5月,在国内展会上首次发布新品牌“FAMSUN ”,对外宣称“FAMSUN”是牧羊打造的全新高端品牌。2014年5月,牧羊集团官方网站www.muyang.com对外宣布自2014年5月牧羊有限商标名称由“muyang”更改为“FAMSUN”。牧羊集团官网链接牧羊商城,显示产品收款账户包括牧羊控股账户和牧羊智能公司账户。

2015年底和2016年底,范天铭开始陆续设立丰尚系公司,通过攀附牧羊品牌将FAMSUN带入饲料行业市场,混淆FAMSUN就是原来的牧羊,获得市场的认可后,再去掉“牧羊”字样,用丰尚FAMSUN品牌逐渐顶替原牧羊品牌在行业中的地位。

事实上,此举是为了实施牧羊集团的核心饲料机械业务的再次转移,通过更改新签生效合同主体,从牧羊控股、牧羊智能公司将核心饲料机械业务再转移到范天铭实际控制的丰尚智能科技公司。牧羊集团其他业务板块如钢板仓、钢结构、粮食机械、烘干、环保工程等业务也被陆续转移到丰尚钢板仓、丰尚粮油、丰尚烘干等相关对口公司进行发展。

短短几年,牧羊集团从鼎盛时期年销售额70亿元的规模企业,销售业绩一落千丈,甚至后来业绩连年亏损,公司资产逐步沦为空壳,被列入经营异常。而另一方面,2015年、2016年底才刚刚成立的丰尚公司,一夜之间,业绩暴涨,成为当地的“明星”企业。

牧羊集团的官方网站www.muyang.com随后被关闭......

新公司法下,牧羊集团与“丰尚系”公司利益纠纷能迎来终解吗?

l 牧羊公司固定资产的转移

1、 邗江区华声路1号500多亩土地及地上建筑物的转移

牧羊集团当年斥巨资十多亿元建设的位于邗江区华声路1号的牧羊控股公司,在2016年之后被摘掉了原来牧羊控股的厂牌和Logo,取而代之挂上了丰尚FAMSUN的厂牌和logo,成为现丰尚公司的主要生产经营场所。

新公司法下,牧羊集团与“丰尚系”公司利益纠纷能迎来终解吗?

2013年建成初期的江苏牧羊控股有限公司(邗江区华声路1号)

 新公司法下,牧羊集团与“丰尚系”公司利益纠纷能迎来终解吗?

丰尚公司现主要办公经营地(邗江区华声路1号)

2、 邗江区牧羊路1号122亩土地、牧羊路2号约23亩土地及地上建筑物的转移

位于牧羊路1号的原牧羊集团总部所在地122亩土地和厂房,被范天铭、李敏悦等原牧羊集团董事会成员通过操纵牧羊集团以牧羊路1号土地使用权,作为对扬州金牧羊农业装备科技有限公司(后更名为“华彩农业公司”)的出资,进而通过股权0元转让的方式使得牧羊集团退出华彩农业公司,将牧羊集团核心资产的牧羊路1号土地使用权予以侵吞。

新公司法下,牧羊集团与“丰尚系”公司利益纠纷能迎来终解吗?

目前,徐有辉作为法定代表人的牧羊集团正在诉讼要求返还被恶意侵占的公司资产,该案正在南京市鼓楼区人民法院审理中[案号:(2023)苏0106民初573号]。牧羊路1号的牧羊集团公司名称及logo也被摘掉,并且还悬挂了巨幅“丰尚油脂”广告,此广告牌一直悬挂到2023年下半年。

新公司法下,牧羊集团与“丰尚系”公司利益纠纷能迎来终解吗?

3、 牧羊中宏公司生产基地的拆迁变现、资金转移

位于原邗江中路的牧羊集团中宏公司33亩土地及地上建筑物已征收拆迁,属于牧羊集团的巨额拆迁款去向不明……

4、牧羊埃及公司100亩生产基地的转移

2013年,牧羊集团在埃及苏伊士征地100亩,独资成立牧羊埃及工业股份公司,总投资7195万美元,注册资本500万美元,投资建设牧羊集团海外生产基地,如今牧羊埃及公司的厂牌已变更成丰尚埃及公司……

新公司法下,牧羊集团与“丰尚系”公司利益纠纷能迎来终解吗?

 新公司法下,牧羊集团与“丰尚系”公司利益纠纷能迎来终解吗?

丰尚这家注册成立于2015年的企业,在2017年却举办了“丰尚成立五十周年庆典”,丰尚总裁范天铭在演讲中称,在全体员工“二次创业”的拼搏下,公司一定会实现“百亿丰尚,百年丰尚”的宏伟目标,再建创下一个五十年辉煌。丰尚在其微信公众号和官网处公开宣称“集团成立50年”。这也证实丰尚就是原来的牧羊集团。

新公司法下,牧羊集团与“丰尚系”公司利益纠纷能迎来终解吗?

牧羊人员及资质、荣誉被转移

l 牧羊公司人员的转移

从天眼查显示的工商信息可以看出,原牧羊集团的员工也被转移,公司沦为一具空壳,被列入经营异常目录,最新参保人数只剩1人。反观丰尚智能科技有限公司,参保人数一度逼近2000人。

新公司法下,牧羊集团与“丰尚系”公司利益纠纷能迎来终解吗?

据了解,这背后,牧羊集团的员工被要求从牧羊集团公司集体辞职,被集中安排入职到丰尚公司;丰尚的高管几乎全部来自于牧羊集团。如,现任丰尚智能公司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兼总经理的陈正俊原为牧羊集团执行总裁、研究院院长;丰尚公司党委书记、副董事长刘广道原为牧羊集团国际事业部总裁;丰尚公司全球营销总裁刘春斌原为牧羊集团饲料事业部总裁。此外,丰尚公司的钱胜峰、高瑞斌、刘春海、戴军、王远建、王祥等诸多高管均来自牧羊集团……

范天铭还采用要求员工入股方式绑定中层核心员工,按照要求在其设立的诸多关联公司之内任职,入股从实名转而变成公司统一安排的代持,不给代持协议,通过虚构成本大量提现向这些中层管理人员高额分红。但是,如果不听公司统一安排,则停岗待业,停止分红,连投资股本无法索回,员工无协议,无法维权,只能任由其摆布。

l 牧羊公司行业标委会秘书单位的转移

全国饲料机械标准化委员会也从牧羊集团变更到江苏丰尚智能科技有限公司,牧羊的制造和研发技术团队由丰尚承接。2018年10月15日,中国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官网发布意见通知,拟全国饲料机械标准化技术委员会秘书处承办单位由江苏牧羊集团有限公司变更成江苏丰尚智能科技有限公司,牧羊集团由于经营方向调整,该公司饲料机械的制造和研发技术团队(含研制国家和行业标准的技术团队)已由江苏丰尚智能科技有限公司承担。 

l 牧羊公司无形资产的转移

牧羊集团曾拥有各类研发、工艺设计人员上千人,牧羊是行业内唯一一家饲料机械研究基地,拥有国内同行业最高的科研技术水平。牧羊集团曾拥有国家专利400多项,公司有12项成果被评为国际领先、8项成果被评为国际先进;共组织和承担制定国家标准、行业标准27项。2011年,牧羊投入研发经费7500万元。然而,在范天铭利用其对牧羊集团的实控地位,采用故意不缴纳年费的方式,恶意放弃牧羊集团的专利;同时将技术稍作更新迭代后,用丰尚公司的名义重新申请专利,使得牧羊集团的无形资产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

打着“维护牧羊集团发展”的旗号,损害牧羊公司利益,用丰尚完全取代牧羊

范天铭利用对牧羊集团的控制权,大肆在国内外各重大展会,行业协会,宣传牧羊于2014年推出的新品牌“FAMSUN”,并同步在海外各种知名展会推出“牧羊FAMSUN”品牌,将“FAMSUN”与“牧羊”组合在一起使用,等到该新品牌被行业和客户熟悉后,其就去掉“牧羊”字号,大力宣传“丰尚”字号,将“FAMSUN”与“丰尚”组合在一起使用,在市场上造成“FAMSUN”就是“牧羊”的假象。

丰尚公司利用攀附牧羊进入市场,一方面将大量人工、业务采购成本留在牧羊集团,一方面通过混淆市场,让客户以为丰尚就是原来的牧羊,用丰尚公司与客户新签合同,将利润归到丰尚公司,长期一来,牧羊销售急剧下降,丰尚诡异上升并逐步取代牧羊在市场的地位。

2008年,范天铭、李敏悦打着“维护牧羊集团发展”的旗号向公安、纪委、市场监督管理局恶意举报,导致公权力不当干预民营企业案件酿成了“看守所转让股权”的悲剧;十年后,在2018年12月6日,在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审理的“看守所转让股权案”面向全网13个小时的庭审直播中,范天铭当着全国人民的面陈述道:“牧羊,是“一带一路”领军企业,中国制造的典型代表,不能因为一纸判决毁掉了这个民族品牌,毁掉我们几十年的努力。对朗朗乾坤下,颠倒黑白、混淆视听、明目张胆,阻碍牧羊发展成果的行为,我相信牧羊几千名职工也会反对!如果有些人公然践踏法律,我一定会跟他斗争到底,为此倾家荡产、牺牲生命也在所不惜!相信法律一定保护牧羊品牌,一定会保护牧羊集团这样的民营企业!”

新公司法下,牧羊集团与“丰尚系”公司利益纠纷能迎来终解吗?

然而,十多年来,现实是:范天铭利用注册新公司无需实缴验资的法律空隙,在牧羊集团周围,设置了几十家不同的“马甲”公司,利用这些公司搭建起转移牧羊集团公司核心业务和利润的平台,并利用各公司法人人格独立设置防火墙,对原属于牧羊集团的资产进行控制、转移、瓜分和洗白。

牧羊集团公司自2020年7月起,(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判决许荣华恢复股权后)在范天铭的控制下,公司不再主动披露的工商年报,被列入经营异常;2023年7月17日,因列入异常名录届满3年仍未履行相关义务被江苏省市场监督管理局列入严重违法失信企业名单。

牧羊有限自2020年9与17日一审判决恢复登记至牧羊集团全资子公司状态后,2021年7月开始,牧羊有限公司也不再主动进行正常的公司年报,已经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多个牧羊公司被歇业、被注销......牧羊集团的优质资产被范天铭转移掏空殆尽。

新公司法下,牧羊集团与“丰尚系”公司利益纠纷能迎来终解吗?

 新公司法下,牧羊集团与“丰尚系”公司利益纠纷能迎来终解吗?

范天铭通过举报手段将许荣华送进看守所时,只持有牧羊集团15.61%的股权,而今天,范天铭及其近亲至少拥有丰尚公司83.06%的最终收益股份,华丽公司92%的最终收益股份,丰尚公司完全取代牧羊集团在饲料机械领域曾经亚洲第一、世界第二的地位,牧羊集团几十年的积累和发展全都成了丰尚的“嫁衣“。

二、丰尚公司的境外转移

值得注意的是,去年12月,丰尚公司通过股权变更将公司83.06%的股权全部由香港丰尚公司持有,香港公司的唯一股东是注册在英属维尔京群岛的公司,由一位加拿大人控制,系范天铭的亲属。这意味着以后丰尚公司产生的大量利润将流向境外,牧羊曾是饲料机械民族品牌,如今大量资金流向境外,民族品牌也将不复存在......

新公司法下,牧羊集团与“丰尚系”公司利益纠纷能迎来终解吗?

三、牧羊集团的积极自救

目前,牧羊集团正在通过一系列法律诉讼努力追回牧羊集团的利益。

2024年3月28日,南京中院作出(2022)苏01民终10084号民事判决书,该判决认定:2020年11月24日,牧羊集团召开了临时股东会会议,并通过了《选举新一届董事会董事的议案》,选举徐有辉等人为牧羊集团董事,并于同日召开牧羊集团新一届董事会会议,选举徐有辉为牧羊集团董事长、法定代表人,前述决议均合法有效。判决江苏牧羊集团有限公司原法定代表人侯益鹏应向江苏牧羊集团有限公司返还公司公章、合同专用章、财务专用章、发票专用章及营业执照正副本。

新公司法下,牧羊集团与“丰尚系”公司利益纠纷能迎来终解吗?

2024年5月15日,牧羊集团向南京市鼓楼区人民法院就上述判决提起强制执行(案号2024苏0106号执3288号),经过南京市鼓楼区人民法院强制执行程序,多方查找,公章、合同专用章、财务专用章、发票专用章及营业执照正副本等材料均下落不明。

2024年6月14日,牧羊集团正式对外声明:原备案编号为3210031040079的江苏牧羊集团有限公司公章现声明作废,不再使用。原有的营业执照正副本、合同专用章、财务专用章、发票专用章自本声明发布之日起均同步声明作废,不再使用。

2024年6月22日,牧羊集团重新取得公司营业执照和印章。

据先前报道,牧羊集团及其股东的积极维权也让笼罩在牧羊公司多年黑色大幕逐渐拉开:

根据南京中院(2018)苏01刑初47号刑事判决书披露,范天铭、李敏悦行贿淮安市公安局长倪兴余200万元企图构陷牧羊集团其他股东,倪兴余因受贿已被判刑。

2020年10月范天铭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被南京中院限制高消费;2020年12月范天铭被南京中院限制出境,并连续五次下发限制出境告知。

目前,上海市闵行区公安局已就范天铭等涉嫌虚假诉讼罪刑事立案,范天铭畏罪潜逃,正被公安网上追逃……

牧羊看守所转让股权案审结了,其后的产权兑现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对于这种拖宕十数年的产权案件,因涉案产权权属发生重大变更,作为权利人的牧羊集团维权依然困难重重,但也并非不能解决。新《公司法》实施当下,如何让产权人的产权不停留在一纸判决上?如何认定“丰尚系”公司与牧羊集团的关系,期待司法机关和行政机关查清事实,依法解决阻碍产权落实的各种问题。

纵观牧羊集团的历史,它曾是一个非常优秀的饲料行业标杆企业,牧羊品牌也是有着近60年历史的真正的民族品牌。保护民企产权政策部署能否得到切实有效的实施,相关部门高度关注的牧羊集团案件能否在保护民企发展方面真正起到标杆示范作用,全社会都在关注。

来源:http://www.xinbaomu.com/info/73486.shtml

新公司法下,牧羊集团与“丰尚系”公司利益纠纷能迎来终解吗?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法律声明 | 文章发布 | 在线留言 | 法律支援 | 人员认证 | 投诉建议 | 合作联盟 | 版权所有 | 本站wap手机访问
  • 华 夏 法 制 网(www.btchi.cn) © 2024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有害短信息举报 | 阳光·绿色网络工程 | 版权保护投诉指引 | 网络法制和道德教育基地 | 巨石通管局

  • 中国采购与招标网 版 权 所 有,信息来自网络,如有不实联系编辑,QQ:501734467
  • #